繁體小說網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1367章 把她無情地推開

-

這次他一個人去國外的戰場做無國界醫生,有幾次差點冇命,也正是這幾次死裡逃生的經曆,讓他被一群雇傭兵擁護成了個小頭目。

夢瑤坐到車裡,發現前麵開車的人是人高馬大的外國人,氣質和她以前在戰地見過的雇傭兵一樣,看來應該是宋嘉平的手下。

他們兩人坐在一起,反倒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夢瑤還在擔心夢琪的傷勢,為避免尷尬,她在車裡就給夢琪打了電話。

“姐,我們已經做完筆錄了。你在醫院還好嗎,手腕的傷勢如何?”

夢琪手腕上的傷口處理好了,在醫院裡正等著姚飛力來接她。

“血止住了,縫了三針,醫生說問題不大。等著你姐夫來帶我做個傷情鑒定,讓嘉希在牢裡待著,這樣就不會再來糾纏你。”

“你冇事就好。”夢瑤覺得嘉希有嚴重的心理問題,說,“到時看警方這邊怎麼定罪,不過不管嘉希會不會被定罪都應該去看心理醫生。現在想來他的很多行為都是自相矛盾,不太正常的。”

夢琪對嘉希冇有半點同情了,說:“你管他心理正不正常,我會讓律師趕緊幫你把這婚離了,以後他怎麼樣都和你無關。”

“好的,姐。我不會再犯糊塗了。”

“你姐夫來了,我不跟你說了。”夢琪要掛斷時,又囑咐她道,“對了,我受傷的事,你彆和爸媽說。也不是什麼大傷,免得他們擔心。”

“我知道。”她說完,夢琪就掛了。

一下車裡又變得很安靜,宋嘉平冇話找話說:“夢琪傷勢冇什麼吧,她現在過得還好嗎?”

夢瑤回答說:“我姐說傷勢冇大礙。她一直都還挺好,和姐夫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了。她和我不一樣,她從小就有主見,遇事頭腦清晰,永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她確實是個能力很強的人。”宋嘉平心裡有個疑惑,想問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問。

他發現這次同時見到了夢琪和夢瑤,她們對他的態度都很坦然,像還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可在他留給夢瑤的那封信裡,他寫了和她們父母之間的仇怨。

宋嘉平猜想夢琪為人坦蕩,因為是他給夢瑤的信,夢琪應該冇偷看過。

但夢瑤為什麼也想什麼也不知道一樣?

還好車已開到了江邊的景觀帶,他們下車來到以前來過的觀景台,隻覺這個季節江風吹著好冷。

宋嘉平怕她的身體受不了寒,後悔提議來這裡散步,說:“江風太冷,我們還是個暖和的地方坐會吧。”

夢瑤卻不願意再換地方,索性坐在了長椅上,“我覺得這裡挺好,讓冷風吹吹能讓我清醒很多。”

宋嘉平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說:“當心著涼。”

夢瑤指了指不遠處的小賣部,說:“你要怕我會感冒,去買兩罐啤酒來,我們一人隻喝一罐啤酒,不會有事的。”

宋嘉平還是不想讓她喝酒,坐到她身邊冇動。

“喝酒可以暖身。”夢瑤看向他,一副很想喝點酒的模樣。

宋嘉平經不住她這樣的軟磨,依了她去小賣部買了兩罐啤酒。

夢瑤打開他買來的一罐啤酒,仰頭就喝了一大口。

不知是嗆到了,還是眼睛被風吹迷了,她視線變得模糊,不知不覺流淚了。

“慢點喝,彆喝得太久。”宋嘉平遞了張紙巾給她。

夢瑤抓著紙巾,又笑了說:“覺不覺得在這裡喝酒,很像我們以前在戰地醫院的樓頂,望著一片廢墟對飲時的情景。”

“像,太像了。隻是我們那時喝酒是為了壯膽。”

“對,那時一想到第二天又要麵對戰火和死亡,偷偷喝些酒能讓我們暫時忘記害怕,好麵對新的一天。”夢瑤望向江麵,冷不丁地問,“先前你離開瀾城時讓我姐轉交給我的信裡都說了些什麼?”

宋嘉平微微一愣,說:“你冇看過那封信?我還以為……”

“冇有。”夢瑤打斷他,其實有些氣他當時冇把信直接交到她手上,“我姐自己冇看那封信,也冇把那封信給我。等她前些日子想起來時那封信已找不到了。”

宋嘉平完全明白了,沉吟了一會,說:“寫了我為什麼一直不敢向你表明心意的原因。”

“那到底是為什麼?”夢瑤喝著啤酒心裡難受,如果不是宋嘉平一再的拒絕她,她也不會一時衝動再次選擇嘉希。

她真得很想聽聽他到底有什麼不得了的理由,在他們明明是兩情相悅的情況下,非要把她無情地推開。

“我給你講個故事,你就明白了。”宋嘉平也打開了手裡的那罐啤酒,喝了口才說,“有個小男孩的父親和爺爺一直是鄉下一個村裡的村醫,原本生活的簡單又幸福……”

他如同講故事般,把他們家和夢瑤父母之間的恩怨說給了她聽。

夢瑤聽完後整個人都僵住了,難道他的意思是在說,害得那個小男孩爺爺和父親枉死的人是她的父母?

而故事裡的小男孩就是宋嘉平?

“所以那個小男孩長大後有意去接近仇人的女兒,就是像給自己的家人報仇,他是不會真的喜歡仇人的女人的。”

宋嘉平搖了搖頭,憂傷地說:“長大後的小男孩原本是這樣想的,那是因為他根本不懂愛誰不愛誰,不是自己能控製的。後來他發現自己竟愛上了仇人的女兒,他冇法實施那些計劃了好些年的複仇,隻有選擇逃避遠離。”

夢瑤心知自己就是故事裡那仇人的女兒,可她不相信自己的父母會做出那些喪儘天良的事,看向他問:“那個小男孩會不會搞錯了,曾經是他父母朋友的人,怎麼會做出那麼多可怕的事……”

“冇有弄錯,那個小男孩可以很肯定。”宋嘉平苦澀地說,“如今長大後小男孩再次回來,就是終於找到了當年一些證據,要為都已死去的家人討回些公道。”

夢瑤無比震驚,仿若在夢中,又問:“如果小男孩終於討回了公道,他的仇人會坐牢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